自考故事

自考同路人袁钟瑞:终生难忘“豆汁小组”

2019-12-18 18:56:07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

  袁钟瑞现在的身份是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秘书长,在他64年的人生历程中,从事过10种职业、20个岗位:当过农民。做过教师,管过粮库,种过果树……终,他从事语言文字工作。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普通话推广处处长位置上,他干了整整16年,为国家语言规划的实施作出了贡献。他动情地说,是自学考试帮助他把梦想变成现实,也是自学考试锻炼出他能够胜任重要工作的能力。而那段有关“豆汁小组”的记忆更是让他难以忘怀。
  从小立志研究语言          
  袁钟瑞从小学业优异,考试经常得满分,被同学和老师称为“全才”。特别是他的英语成绩,从初一到高三始终是全年级名。
  上中学时,袁钟瑞是崇文区图书馆的常客。图书管理员都跟他很熟。
  图书管理员知道,这个好学的孩子看书不挑不拣,拿到什么就看什么。有一次,管理员拿给他两本书:《啤酒的酿造原理》、《中国的卷烟工业》。看着递到面前的书,袁钟瑞愣了一下笑了:“您给我拿这两本书干什么?”管理员也乐了:“你不是对什么书都有兴趣嘛,我也不知道该给你拿什么书看。”
  其实,在袁钟瑞的心里,已经打定了要从事与语言文字有关的工作。他从小跟父母在天津住,讲着一口天津话。祖籍是河北唐山的父母则说着满口唐山话。来到北京后,他发现同学都说普通话。各地迥异的方言特点,让袁钟瑞对语言产生了浓厚兴趣。
  中学时,语文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更是让袁钟瑞深爱上了语言艺术。高中语文期末考试的试卷内容基本上是作文40分、基础知识40分、朗诵能力20分。语言表达能力的好坏,直接反映在考试成绩上,这让袁钟瑞对语言表达愈加重视。
  一天,袁钟瑞在新华书店看到周有光先生的《汉字改革概论》。他看得似懂非懂却如痴如醉,并下定决心:今后要去做研究语言的工作。从此,在他崇敬的人里,吕叔湘和周有光犹如需仰视的巍峨高山。
  带着课本上山下乡          
  1966年“文革”爆发后,正值高中毕业的袁钟瑞虽成绩优异,却和当年所有的知识青年一样,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远赴内蒙古插队。
  袁钟瑞插队的地方在科尔沁草原上的通辽市扎鲁特旗。虽为草原,却完全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这里属于农区,10个工分折算一个劳动日,年成好一天能挣三四毛钱,年成不好甚至还要倒贴。
  生活条件的艰苦只是其次,让袁钟瑞和知青们难以忍受的是精神的贫瘠。袁钟瑞随身带着的高中课本,甚至都被当作文学作品来回传看。高中毕业的“知识分子”袁钟瑞,便给初中毕业的知青讲高中的物理、数学。
  1980年1月,袁钟瑞一家三口回到北京。12天后,袁钟瑞有了工作——在位于顺义潮白河畔的宣武区工读学校果园当一名果园工人。那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落后了很多,只有通过学习才能改变生存状态。
  袁钟瑞找来一套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英语中级班》教材,开始自学。每天早晨,安静的果园里便传来袁钟瑞朗读英语的声音。不到半年,袁钟瑞便自学完了《英语中级班》的所有教材。
  当年,袁钟瑞以5门课总分424分的成绩,在全市3600名考生中排名,被北京市总工会职工大学录取。
  “豆汁小组”“人外有人”    
  当时,袁钟瑞这批学生是按照本科招生的,但入学1年后,教育部下发通知,所有职大、电大、业大、函大都不能办本科。他们这批学生从本科变成了专科。
  同学们情绪有些激动,去跟学校理论。袁钟瑞觉得,当时的职工大学校舍是借用劳动人民文化宫的配殿,没有自己的固定教师队伍,没有自己的图书馆和实验室,确实不具备开办本科的条件。教育部的决定虽然无法改变,但可要求学校仍保留原来的本科教学计划,使他们能多学些东西就行了。对于袁钟瑞的这个要求,学校满足了。
  那时,北京市刚刚开始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袁钟瑞对同学说:“如果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报自学考试的本科。”有同学对他说:“老袁,我打听过了,自考不是给我们这些人办的,太难了!”袁钟瑞不服气了:“我本来不过说说而已,你要是这么说,我还真要试试这自学考试到底是给什么人办的!”34岁的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毅然加入了自考队伍。
  从1982年春至1986年春,袁钟瑞和四五位一同参加自学考试的“老三届”凑在一起,利用星期天轮流在家里或单位办公室讨论学习心得。每到吃饭时,他们常常以炸酱面充饥,又因大家都爱喝豆汁,故戏称为“豆汁小组”。
  门考大学语文。袁钟瑞考完后心中没底,领到单科结业证书时才发现,这个77分竟然是宣武区名。第二门考英语,袁钟瑞从没学过许国璋的教材,甚至不知道许国璋是何许人。就是这个被人定性为“连许国璋都不知道的人,英语肯定通不过”的袁钟瑞,以76分的成绩再次位列宣武区名。
  考古典文学的前一天,袁钟瑞猛然想起自己喜欢辛弃疾的《破阵子》,于是让大家把这首词背下来,第二天发现试卷的默写部分就是这首词。当时,提前10分钟出场的袁钟瑞信心十足,却发现同为“豆汁小组”的另一位同学正在教室前的花坛前悠闲地散步。上前一问,原来他交完卷出场后,已在校门口小铺吃完包子回来了。袁钟瑞不由得赞叹“人外有人”,随后大家笑称他是“吃包子的水平”。
  1982年4月到1983年10月,1年半的时间内,袁钟瑞接连闯过自学考试的13门考试,成为当时全市通过13门的三个人之一,顺利拿到了首批中文专业的专科毕业证。又过了半年,袁钟瑞成为全国首批中文专业本科毕业生,后来又成为全国首批自考学士学位获得者。他所在的“豆汁小组”经由记者报道也已名声在外。
  实际上,自学的过程是十分艰苦的。仅是自学的笔记袁钟瑞就写了百余万字。那段自学的历程虽然艰苦,但学习过程中的苦中作乐,却让袁钟瑞终生难忘。他感触深的是:“个人的命运总是和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他说,更重要的是,经自考锻炼出来的获取新知识、收集和处理信息、分析和综合问题及团结协作等能力,为他后来长期从事推广普通话工作带来说不完的益处。

咨询
专业
报名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