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故事

从初一文化到自考川大本科,监狱重塑他的人生

2021-04-29 21:06:23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

“请你先报一下你写的论文题目。”近日,一场特殊的“线上”自考论文答辩在四川大学自考办和攀西监狱的视频会见室举行。

屏幕的一端是四川大学自考办的导师;屏幕的另一端,身穿囚服的肖某某认真听着导师的提问,小心仔细地就导师对他的法学本科毕业论文《浅谈废除死刑的必要性》提出的问题进行答辩。所有问题回答完毕后,导师说道:“你学习了法律,我们希望你回归社会以后做一个合格的守法公民,并祝贺你论文答辩成功。”

“好,一定会的。”肖某某坚定地回答。

视频关闭,答辩结束,肖某某告诉记者,自己的衣服全被汗水打湿。抬头望着身旁的监狱民警,肖某某不停表达着感谢,这一声声感谢背后,却是一段长长的改造故事。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专注广东自学考试学历服务平台

“缺乏管束,时间一长我就‘胆’大了”

肖某某小时候父母感情不和离婚,父亲再婚后,他与继母之间矛盾不断,加之厌倦上学,14岁时便辍学离家出走。随后,他结识了一群社会朋友,从成天靠帮别人打架获得报酬维持生计,到实施持刀抢劫,犯下要案,他一步步泥足深陷,跌入犯罪的深渊。

一天,一起混社会的“兄弟”中有人提议抢劫来钱快,干脆大家干一票!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一致响应,说干就干,肖某某与朋友开始精心共谋抢劫“大事”,他们盯上了手机店老板,通过多次踩点、跟踪观察,掌握了老板关闭手机店和回家的时间以及乘车回家的路线和家庭住址。一天,他们携带菜刀、木棒等作案工具,在手机店老板家附近将其拦下并实施抢劫,将手提包抢走后逃跑。在此过程中,手机店老板被砍伤,经鉴定,手机店老板被抢的财物价值共计49010元,所受伤情程度为轻伤。

由于害怕被抓,肖某某开始逃亡,为养活自己,他辗转重庆、广州、广西等地。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被网上追逃十年之久的肖某某在广西打工时,被公安机关发现并逮捕。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专注广东自学考试学历服务平台

“高墙内,他与自考结缘”

面对13年6个月的刑期,刚入监的肖某某情绪低落,意志消沉,改造积极性怎么也提不起来。

一次教育日,监狱教育科民警介绍了监狱鼓励罪犯参加自学考试的政策。监狱从教育改造铺筑回归之路的角度出发,多措并举大力鼓励罪犯自考,不仅免除了他们的书本费、报名费,还邀请专业培训机构为他们提供考前培训。这个消息让消沉的肖某某眼前一亮。

会后,管教民警杨智找到他:“你的刑期还很长,等刑满释放后都30多岁了,你只有初中一年级学历,今后怎么办?趁着年轻,不如现在开始学习,定个目标,刑期也不会那么难熬。”

这席话让肖某某回想起,曾经自己还是热爱过学习,如今有一个上学的机会摆在眼前,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如杨警官说的那般“将刑期变学期”。

从那之后,肖某某主动找到管教民警杨智,向他详细了解自考的几十门科目。“由于不懂法,才敢肆无忌惮地去触碰法律红线,犯下违法的罪孽。我认为我该学一点法律。”肖某某定下了目标。

为了成功通关自考,只有初中一年级文化的肖某某给自己定下备考任务,他把每天早上起床出监前的半小时以及晚上熄灯前1小时定为读书时间,把白天所有的碎片化时间用来学习。他用两年半的时间考完了全部的法律专科科目,2016年取得了四川大学的法律大专文凭。

在一次与教育科副科长刘青松的交谈中,肖某某把自己取得了大专文凭的喜讯告诉了刘警官,刘青松鼓励他:“你所剩刑期还有几年,还有提升的时间和空间。”已经找到学习乐趣的肖某某在民警的鼓励下再次走上了自考本科的漫漫求学路。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专注广东自学考试学历服务平台

“没有监狱民警我根本拿不到文凭”

2017年,肖某某报名参加了四川大学法学本科自考。为了给他提供更多时间看书复习,监区针对他的改造实际,对其改造岗位作了调整,他也不负期望,通过3年多的学习,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了全部的本科科目考试。

“当四川大学通知我要写论文,我脑子里全是问号,根本不知论文为何物。”肖某某说。

“杨管教,你读过大学,能不能教我写论文?”肖某某向管教民警杨智求助。杨智很快为肖某某下载了论文格式,教他如何写论文。在论文的撰写过程中,又遇需要参考文献资料,但身在监狱无法上网更没广阔的专业图书资源供参考,肖某某再次找到杨智警官。但由于不知肖某某论文具体要写什么内容,只能根据其题目选取大概的文献资料,打印后按程序提供给肖某某参考。随着论文不断充实,民警们不厌其烦地为其提供文献资料。

“杨智,我已经把肖某某论文的导师修改意见发送至你OA邮箱,你记得查收后转告肖某某。”

在导师指导阶段,肖某某无法与四川大学的导师进行沟通,为此,每次都由教育科民警赵志华代为沟通,传达论文修改意见。民警们大力支持他的求学路,协助他顺利完成了论文撰写,希望他能顺利取得文凭,为其他罪犯树立榜样。

广东自学考试服务网-专注广东自学考试学历服务平台

今年3月,肖某某论文定稿,此时离他刑满不足2个月。提交论文后,肖某某接四川大学自考办通知,要求他本人必须于4月上旬到四川大学进行现场答辩,但作为一名正在四川省攀西监狱服刑的罪犯,肖某某无法按要求参加现场答辩,他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们来想办法。”民警赵志华安慰他。赵志华将此事向攀西监狱党委汇报后,监狱积极与四川大学自考办协调沟通,拟定“邀请答辩专家教授来狱开展答辩或视频答辩”两个方案,综合考虑到肖某某刑期以及疫情等原因,经过十多次电话和函件协商,四川大学同意采取视频方式完成答辩。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4月27日,肖某某刑满。“昨天晚上,我睡得一点也不好,刚刚睡着就开始不停地惊醒,想要好好休息却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当起床铃响起,他火速起身,穿上早已准备好的便服。同一监舍的其他罪犯投去羡慕的目光,纷纷向他道贺“出狱”,他用冷水洗了把脸,让情绪冷静下来,然后如往常一般按程序完成集合、点名、吃早饭。

时间一点一滴流过,上午9时,民警走过来通知他办理释放手续。在监管区大门前,望着禁闭的大门缓缓打开,“感谢警官们这么多年对我的教导,让我改过自新,让我对回归社会有了信心,我的感谢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向你们鞠一躬。”他向身边的民警一一鞠躬,走向下一道大门。

一直关注他、鼓励他的教育科副科长刘青松早已在大门外等候。他们一起来到刘青松工作室,肖某某激动地把未来的打算告诉了刘青松:“出狱后,想先回家看看家人,然后再谋一份工作,如果能做推动教育发展的人,那最好不过。即便面对苦难,我都会咬牙坚持,再也不会去做触犯法律的事情,我会尽力为社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来源:四川法治报


咨询
专业
报名
电话